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專訪|把海洋産業變成深綠産業!廣東省社科院專家支招惠州藍色崛起

“在當前大灣區資源環境約束加劇的背景下,惠州長期以來堅守綠色發展道路,造就了獨特的環境競爭力。”725日,廣東省社科院環境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員吳大磊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惠州發展海洋經濟有基礎、有條件,正當其時。但也要處理好開發與保護的關系,通過提高門檻、改進技術等方式,讓“藍色經濟”真正實現綠色發展。


廣東省社科院環境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員吳大磊


陸海統籌

在高水平保護中推動高質量發展

南方日報:惠州的海洋生態資源豐富,應當如何開發利用這些資源來發展海洋經濟?如何布局生産、生活和生態空間,推動城市向海發展?

吳大磊:惠州的海洋生態資源豐富,臨海産業基礎雄厚,這是發展海洋經濟的優勢。進一步開發利用海洋資源發展海洋經濟,惠州可以重點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一是坚持陸海統籌,并将陆海一体的国土空间布局思想融入到惠州各类相关的产业规划中,统一陆海空间的布局与发展功能。

二是堅持規劃引領,基于惠州海洋資源的特征和現有産業的特征,科學確定岸線功能,合理安排城鎮、港口工業、旅遊、農漁業、生態和等不同功能的岸線布局,將大陸海岸線和主要海島岸線劃分爲不同功能區。

三是加強通向海洋的基礎設施建設,建設、擴大一批港口、港區和進港通道等,布局一批重要臨海園區,建設從陸地通向海洋的大通道。

四是要坚持在高水平保護中推動高質量發展。海洋资源是稀缺资源,其价值的发掘是建立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之上,只有实现高水平保护,才能实现海洋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轉型升級

把海洋産業做成“深綠産業”

南方日報:惠州的臨海石化産業快速發展,國內外大項目不斷落戶,正瞄准打造世界級綠色石化産業。在發展海洋經濟的同時,應當如何協調保護與開發的關系?

吳大磊:惠州石化産業堅持高起點建設,走綠色、低碳和循環發展的新路子,有效協調了保護和發展的關系。但同時也應該看到,一個區域的環境承載力是有限的,不斷擴張的産業規模勢必會産生較大的“環境壓迫”。

因此,發展海洋經濟也應該堅持高水平保護中促進高質量發展,堅定不移走綠色發展道路。海洋生態保護和發展海洋經濟不是非此即彼的對立關系,而是可以相互促進統一的。一方面,海洋經濟逐步壯大,才能有更多資金開展高水平保護,以及更好發揮海洋資源價值。另一方面,高水平的海洋生態保護,才能使海洋生態資源“保值增值”,增加海洋資源的“生態存儲”,爲海洋經濟發展奠定基礎。

惠州要进一步做好海洋生态保护,一是要提高涉海产业环境准入门槛,建立环境、资源准入标准,出台负面清单;二是推进海洋产业绿色化发展,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海洋产业体系,要把海洋産業做成“深綠産業”,把海洋经济做成“深绿经济”;三是传统产业的绿色化改造,对于临海区域的落后产业要逐步淘汰,对于有改造空间的要限时改造升级。


建立機制

打通“綠水金山”有效轉化路徑

南方日報:惠州的濱海旅遊資源很豐富,也是一個陸海生態環境優勢明顯的城市,要如何把資源優勢轉化爲發展優勢?

吳大磊:惠州的濱海旅遊景區像巽寮灣、雙月灣,正在逐步實現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下一步,要通過優化升級濱海旅遊産業,進一步放大生態資源“變現”的價值,提高旅遊産品的附加值,提升金山銀山的“含金量”。一方面要開發更加高品質、多元化的旅遊産品,給遊客多樣化選擇;一方面要加強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和提高管理服務水平,吸引和留住更多“過夜客”。

高水平的生態環境質量是惠州的底色、本色,也是惠州發展的一大優勢。在省社科院往年發布的綠色發展指數排名中,惠州位居全省地級市首位。建議通過建立四大機制來打通綠水青山轉化爲金山銀山的有效路徑。

一是評估核算機制,要摸清家底,算生態賬,算長遠賬。二是修複保護機制,對于過去由于發展對陸地和海洋環境造成的破壞,要及時修複。三是與産業的聯動機制,大部分生態環境資源不會自動“變現”,需要“人爲幹預”,要通過發展綠色産業,將惠州高品質的生態産品(如旅遊資源、海洋資源等)“變現”。四是生態補償機制,對于暫時不能“變現”,具有較高生態價值的區域,實施生態補償機制,不能讓當地群衆守著綠水青山過窮日子。